今日的中国与西方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极度频繁,以致于人们已经忘记了几十年前,中国几乎完全与西方世界隔绝。在1949年建国和7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之间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中国只能通过东欧和前苏联国家间接地接触到“西方文化”;而对于中国艺术家来说,与俄罗斯和东欧艺术家的交流则是他们通向西方艺术的唯一窗口。

直到20世纪50年代,中国和苏联艺术家之间的互访变得频繁,很多艺术家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被称为“西伯利亚人民艺术家”的伊万·基特可夫(1905-1993)和有“中国伦勃朗”之称的蒋兆和(1904-1986)之间的友谊就是发生在此时期。

基特可夫于1956年率领新西伯利亚市艺术家代表团访问北京,与当时身为中国艺术家协会的成员蒋兆和会面。他们一见面,就立刻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诸多的共同点让他们一见如故:都是出身贫苦,都是年纪轻轻就满腔热血地投身艺术事业,并且都在他们的画作中表现出对苦难人民生存状况的深切关怀。

JIANG ZHAOHE -  PORTRAIT OF IVAN TITKOV
蒋兆和:苏联画家基特可夫像

 

众所周知,蒋兆和被誉为现代中国人物画之父,他的成就在于将西方绘画写实主义,特别是立体造型形式引入的中国传统绘画。他的绘画远观如西方碳笔素描,但实际上是在宣纸上用墨色描绘而成,而中国的纸墨与西方素描纸笔相比,则难驾驭得多。而除了对传统技法进行改革之外,蒋兆和还致力于记录贫困和被压迫者的苦难,也因此倍受后人尊崇。他的代表作《流民图》描绘的是因日本侵华战争而流离失所的男女,老人和儿童,此画曾激怒日本侵略者,并连续两次在展览上被禁止展出。

无独有偶,在绘画创作上,伊万·基特可夫与蒋兆和一样,都是出自对于同胞和故乡的深深热爱,只不过蒋兆和的家乡是中国,而基特可夫的家乡则是西伯利亚。在近七十年的创作生涯中,基特可夫致力于描绘这片广袤疆域的多元民族,文化和风景。他的作品充满了诗意和浪漫主义色彩,是对西伯利亚这片土地的赞美诗。同时基特可夫还是一名绘画教师,以及西伯利亚地区第一座艺术画廊的创始人,这也是他被一位俄罗斯艺术评论家称为“西伯利亚艺术教父”的原因。有趣的是,在北京结识了蒋兆和以后,基特可夫也开始在绘画中尝试中国题材,包括描绘京剧人物和中国神仙故事中的人物等。

而这幅由蒋兆和在1956年创作的基特可夫肖像,则是这两位异国知音友谊的象征。这幅画一直被基特可夫家族保存,这次礼昂腾博的伦敦拍卖,是这副作品首次在市场中流通。

有趣的是,礼昂腾博在2017年夏天征集到这幅作品,并在英国本地媒体上对其作出宣传以后,一位伦敦的藏家也将自己手中收藏的一幅蒋兆和《老人图》拿出送拍。这幅画在出处上,和基特可夫肖像有异曲同工之妙,这幅画为一位英国记者于1970年代在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格购得,就时间上来看,应该是50年代中国和东欧艺术交流活动中来到了捷克的。

Jiang Zhaohe
蒋兆和:老人像

 

除了这两幅蒋兆和的画作,礼昂腾博5月16日亚洲艺术拍卖的书画版块中,还有一幅溥儒的青绿山水和黄君璧的观瀑图,为一对在香港居住多年的格拉斯哥苏格兰夫妇遗产。均是本季拍卖的重点拍品。

 

Pu Ru
溥儒:青绿山水

 

Huang Junbi
黄君璧:观瀑图


拍卖信息

亚洲艺术精品拍卖| 2018年5月16日

预展地点 22 Connaught Street |伦敦| W2 2AF
拍卖地点The Hellenic Centre| 16-18 Paddington St |伦敦| W1U 5AS


联系人


朱玲|亚洲艺术部专家
ling.zhu@lyonandturnbull.com | +44(0)131 557 8844